<var id="bxfnd"></var>
<var id="bxfnd"></var>
<var id="bxfnd"></var>
<var id="bxfnd"></var>
<cite id="bxfnd"><strike id="bxfnd"><listing id="bxfnd"></listing></strike></cite>
<var id="bxfnd"></var><menuitem id="bxfnd"><strike id="bxfnd"></strike></menuitem>
<var id="bxfnd"><dl id="bxfnd"><listing id="bxfnd"></listing></dl></var>
<cite id="bxfnd"></cite>
<menuitem id="bxfnd"><dl id="bxfnd"></dl></menuitem>

專訪小冰公司CEO李笛:用通用框架搶占數千億虛擬人市場

2022年11月30日 22:51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馬婷婷,實習生楊夢園,智鑠然
近日,人工智能創新企業小冰公司宣布完成最新A+輪融資,融資總額為10億元人民幣。小冰公司CEO李笛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表示,該筆融資將主要用于加速AI Being小冰框架的技術研發,以及推動數字員工的市場普及,并計劃在未來一個季度內,完成當前小冰框架中運行的全部30萬名數字員工的升級工作。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馬婷婷,實習生 楊夢園 智鑠然 北京報道

近日,人工智能創新企業小冰公司宣布完成最新A+輪融資,融資總額為10億元人民幣。小冰公司CEO李笛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表示,該筆融資將主要用于加速AI Being小冰框架的技術研發,以及推動數字員工的市場普及,并計劃在未來一個季度內,完成當前小冰框架中運行的全部30萬名數字員工的升級工作。

公開資料顯示,小冰公司前身為微軟人工智能小冰團隊,自2020年拆分以來,小冰公司共計完成了三輪融資,多家知名投資機構如北極光、網易、高瓴資本、五源資本等都是小冰公司的機構股東。

以通用的底層框架 解決通用的客戶需求

目前,虛擬人行業還處于非常早期的階段。這一技術的應用前景之廣,無論是虛擬偶像還是數字員工,都只是顯露于海平面以上的幾種封裝形態而已。速途元宇宙研究院在《2022虛擬人產業研究報告》中預測,到2025年,國內虛擬人相關企業數量將突破40萬家,2030年,虛擬人整體市場規模將達到3095億元。

小冰公司將虛擬人稱為“AI Being”,區別于很多人理解的3D模型,AI Being實質上指的是可交互、并能生成內容的自驅型虛擬人。

自2013年團隊創立以來,小冰公司的底層策略從未發生改變,這也是李笛一直以來向投資人和客戶傳達的理念——通用。

在技術路徑方面,小冰公司首先解決的是通用形態問題。它并沒有選擇以某個細分應用為出發點,開發單點算法模型,而是打造了一個通用的底層技術框架,并不斷加以完善,來為未來更廣泛的場景應用打下基礎。李笛解釋道,“人工智能比較特殊,它更像搜索引擎,這類產品勝在通用性。如果只從單一領域的需求或技術出發,再進行延展,很難形成通用的架構和系統。”

當然,單點算法可以快速獲得很高的市場預期,像人臉識別、語音交互,包括最近很火的AIGC等。“但這些單點技術本身并不難追趕,只有完備的通用框架才是壁壘,在這個基礎上,你能否用一個通用的產品形態將其展現出來,來服務不同領域的客戶,這才是行業真正的壁壘。”李笛說。

與此同時,在客戶的需求開發方面,小冰也會首先考量場景的通用性。李笛認為,“如果為每個垂直領域提供的解決方案都完全不同,那么這樣的商業模型也是不經濟、不合理的。”

基于這兩方面的“通用”,小冰公司的商業化道路走得相當扎實,規模化效應也逐漸顯現。2021年,小冰公司的客戶續約率達到100%,且平均客單價增長了將近兩倍。

始于微軟 終于小冰

對于還處于十分早期的人工智能行業來說,持續的技術創新是創新企業必備的基因。小冰公司成長過程中重要的里程碑,也都與其關鍵的技術研發突破緊密相關。李笛強調,“從本質上講,人工智能仍然是一個由基礎研究推動的行業,而不是純粹依靠商業化的應用。”

他介紹道,小冰一直在做前瞻性的技術布局,每年都會投入到新的趨勢性研究中。“2014年,我們提出開放域的交互,2016年,小冰開始研究自然語音技術,2017年是AIGC,2021年開始,我們認為需要重兵布局的方向是神經網絡渲染。今年,除了神經網絡渲染外,還有可控的大模型。今后同樣,我們還會繼續重點投入未來的技術趨勢。”

而小冰公司之所以能夠多年來踏準節奏,李笛坦言,這主要是得益于公司早期階段在微軟時特殊的開發文化。“人工智能在應用開發過程中,工程和技術是無法分離的,如果不同的技術棧沒有統一的開發文化,就很難融合。在微軟時,小冰如果需要新的技術棧,這些新的開發人員也會是微軟的員工,他們基本都是微軟從實習生階段培養起來的,所以大家合作的摩擦力很小。”目前,小冰公司國內和海外的團隊,主體上還是微軟小冰的原有班底。

與此同時,在微軟時,小冰還擁有大量交叉驗證的機會。“在微軟我們見過各種風口,很多坑我們甚至不需要自己踩。而對于很多創業公司來說,幾乎沒有試錯的機會,如果沒有足夠多的機會去深入觀察,甚至于親身經歷,那么對于技術機會也失去了很多判斷的依據。”

盡管背靠微軟這棵大樹有諸多便利,但小冰畢竟與微軟所在的行業不盡相同。發展到一定階段后,小冰需要與適配的商業模式進行深度地捆綁和對接,才能最大限度地釋放人工智能的潛力和活力。“一個大的系統有它更重要的故事,而獨立后,小冰自己就是最重要的故事了。這完全不一樣。”李笛強調。

AI Being具備人口概念

AI Being已經成為小冰公司目前最重要的應用細分領域。

小冰是一個半開放系統,廣泛分布在其它生態、系統中,因此我們的人工智能有大量可用于學習的數據。2016年,小冰的活躍用戶數量已經超過一億人。用于學習的數據,大都來源于與真實用戶的交互,這極大地加快了小冰的系統提升。而這樣的數據循環即使在今天,也并不多見。

基于此,從2018年開始,小冰公司將系統中的多項功能,應用在除“少女小冰”以外的更多虛擬人身上,實現了在商業化方面的重要跨越,成功地用一個框架驅動了整片森林。今天,小冰公司的AI Being已成熟應用于多個場景中,例如本屆世界杯解說員劉建宏的虛擬人分身、每日經濟新聞的AI電視欄目、招商局的數字員工等。

隨著技術的發展,AI Being的交互能力正逐步增強。以聊天對話輪次為例,第一代小冰和用戶聊天平均能達到5輪交互,發展到今天,這個數字已增長到36輪。以交互時語言風格為例,過去要學習約2000句對話可以做到,今天只需要200句的樣本量即可。

與之相應地,AI Being還在老年人陪護、游戲NPC等應用場景中進行著新的嘗試。李笛表示,“我們認為AI Being在未來將是一個很大的市場,他甚至具備人口的概念。在小冰框架下,他的多樣性很強,只要是對人有大量需求的地方,就都是我們的目標客戶。”

除此之外,小冰公司還在不斷探索人工智能新的應用場景。2021年,小冰開始進入汽車行業,在短短一年半內,小冰已經成為多家大型車企智能座艙的供應商。其中,小冰在國內top10的車企中滲透率達到60%,新能源車企的滲透率達到50%。

李笛坦言,“盡管人工智能行業已經發展多年,但其仍然處于非常早期的階段,即使是倍受關注的虛擬人,也仍然面臨著普及應用和培育客戶的難題。從我們的角度來看,今天的人工智能還遠談不上行業競爭,無論是to C還是to B,都還沒走出一個真正成功的公司,小冰也還在探索之中。”

關注我們

联盟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