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bxfnd"></var>
<var id="bxfnd"></var>
<var id="bxfnd"></var>
<var id="bxfnd"></var>
<cite id="bxfnd"><strike id="bxfnd"><listing id="bxfnd"></listing></strike></cite>
<var id="bxfnd"></var><menuitem id="bxfnd"><strike id="bxfnd"></strike></menuitem>
<var id="bxfnd"><dl id="bxfnd"><listing id="bxfnd"></listing></dl></var>
<cite id="bxfnd"></cite>
<menuitem id="bxfnd"><dl id="bxfnd"></dl></menuitem>

評論丨如何認識當前中國的經濟增長潛力?

2022年12月03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龍(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員)

未來五年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開局起步的關鍵時期,保持合理的增長速度具有戰略意義。綜合就業、資源及產能利用、物價和發展水平等維度判斷,未來五年我國經濟有潛力實現5.5%—6.5%的增速。

經濟增長潛力是制定經濟增長目標的基本標準。當前,學術界通常把潛在增長率作為判斷經濟增長潛力和合理增速的一個重要標準。從理論上而言,每個經濟體都存在一個潛在增長水平,但基于實際產出和經濟運行計算而來的潛在增長率,并不能真正反映未來增長潛力,尤其是潛在增長水平是干出來的,并不是算出來的,也并非是某個固定的數值,而與宏觀經濟政策密切相關。優良的宏觀經濟政策會提升潛在增長水平。如果宏觀政策運用不當,則會損害經濟增長潛力,拉低潛在增長水平。

因此,僅依據潛在增長率來判斷經濟增速具有很大的局限性,我們從勞動力利用、資源及產能利用、物價水平、發展水平等多個維度,綜合運用一系列指標,科學判斷我國經濟增長的潛力和增速的合理區間。具體而言:

一是就業和人力資源利用狀況,這是一個核心指標。資源利用,尤其是人力資源的利用狀況,是決定經濟增長潛力最為主要的因素。物盡其用,人盡其力,才能達到合理的增長速度,并體現高質量發展的要求。2022年1-10月份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平均值為5.6%,處于歷史高位。高校畢業生就業壓力大,靈活就業占比不斷攀升,人力資源未被充分利用。因而,從這一角度看,我國經濟增長具有較大空間。

二是資源及產能利用狀況。依據煤電油運、鐵礦石及有色礦產等大宗商品市場供求狀況,分析經濟增長的資源環境。當前,原油市場平穩趨冷,鐵礦石、銅市場下行,公路、鐵路等運輸能力充沛,為經濟增長提供了良好的資源條件。另外,資源利用效率和工業產能利用率有較大的提升空間,經濟增長仍有潛力可挖。例如,雖連年下降,2021年我國單位GDP能耗仍明顯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與發達國家差距較大,分別是美國和歐盟的1.8和2.4倍;2022年前三季度,我國工業產能利用率僅為75.6%。

三是價格指數和通貨膨脹狀況。通貨膨脹率是判斷合理經濟增速的一個表象指標。只要沒有出現較高的通貨膨脹率,經濟增速就是合適的。2022年10月份,全國居民消費價格(CPI)同比上漲2.1%,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PPI)同比下降1.3%。我國的價格指數并不高,通貨膨脹并沒有成為經濟運行的主要矛盾,實際GDP增速也可再上一個水平。

四是經濟發展水平。盡管我國的經濟實力發生了歷史性巨變,但在人均GDP、人均資本存量等方面與發達國家仍有一定差距。這就意味著我們還有很大的增長空間。

上述分析表明,未來我國經濟增長具有較大空間,考慮到當前我國增長基數較低,今年前三個季度的經濟增速為3%,結合完成“十四五”時期、到2035年以及到本世紀中葉的一系列發展目標和任務,綜合判斷未來五年我國經濟增速合理區間為5.5%—6.5%,并且我國有潛力實現這一增速。

為此,應從以下方面提升宏觀經濟治理效率,實現高質量的增長。

其一,合理確定投資的增速區間,實施動態管理,穩定經濟增長的大盤。按照5.5%—6.5%的實際經濟增長目標和9%—10%的貨幣名義經濟增速來測算,在今后一段時間,基建投資考慮人均GDP的增速、經濟社會發展需要,以9%—10%名義增速為宜;房地產投資考慮到今年的低基數與行業調整轉型,以7%—10%名義增速為宜;產業投資考慮到轉型升級的壓力,以10%左右名義增速為宜。圍繞這些增速空間,增強相關宏觀政策的針對性,保持投資動力,穩定經濟增長的大盤。

其二,立足國家發展全局,實施重大基建項目,解決長期持續發展的預期和動力問題,帶動經濟生態系統良性循環。圍繞“十四五”時期、到2035年以及到本世紀中葉的一系列發展目標和任務,統籌規劃一批重大中央基建項目,使每年基建項目增量規模保持在1萬億—2萬億元。在資金來源上,可考慮按20%的比例安排項目資本金2000億—4000億元,其中10%的部分(1000億—2000億元)由中央財政通過發行特別國債來解決,另外10%的資金由項目承接主體和政策銀行來解決。這樣既不會過度增加財政負擔,又能解決長期持續發展的預期和動力問題。一旦預期和動力問題解決,社會投資的問題便會迎刃而解,消費不振、地方財政風險等問題也將會逐漸解決。

其三,通過“速度差”,調整經濟結構和債務結構,提升發展質量和經濟治理效率。對于影響增長質量和治理成本的結構性問題,如投資結構、產業結構、宏觀杠桿結構(包括政府債務結構)等,不能采取一刀切、運動式的解決辦法,而應通過速度差,在發展中調結構。例如,可通過增量上的差異,逐步縮小地方政府債務占比,優化債務結構。

關注我們

联盟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