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bxfnd"></var>
<var id="bxfnd"></var>
<var id="bxfnd"></var>
<var id="bxfnd"></var>
<cite id="bxfnd"><strike id="bxfnd"><listing id="bxfnd"></listing></strike></cite>
<var id="bxfnd"></var><menuitem id="bxfnd"><strike id="bxfnd"></strike></menuitem>
<var id="bxfnd"><dl id="bxfnd"><listing id="bxfnd"></listing></dl></var>
<cite id="bxfnd"></cite>
<menuitem id="bxfnd"><dl id="bxfnd"></dl></menuitem>

新冠后遺癥是否嚴重?奧密克戎變異株致病力如何?多位醫學專家最新回應

2022年12月03日 19:40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南方財經全媒體丁莉

南方財經全媒體見習記者丁莉 廣州報道

12月1日,廣州市新增新冠病毒本土感染者5839例,本輪疫情廣州累計報告新冠肺炎本土陽性感染者16.27萬例;全市當日出院(艙)8216例,本輪疫情累計出院(艙)57760例。廣州也正加緊推動各項優化措施落地見效。

面對疫情防控新形勢,老年人、兒童等特殊群體如何做好預防?當前變異毒株的傳染性、致病率如何,如何辨別其與流感的區別?所謂“腦霧”“嗅覺減退”等新冠后遺癥是否存在?接下來,廣州疫情防控工作的重點在哪里?12月2日晚,廣州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邀請7位抗疫一線專家參加線上媒體訪談會,對這些廣受關注的問題作出了全面回應。

參與訪談專家如下:

廣州醫科大學黨委書記 唐小平

廣東省新冠肺炎中醫藥防治專家組組長、廣州中醫藥大學副校長、廣東省中醫院院長 張忠德

廣州醫科大學附屬市八醫院重癥醫學科主任 鄧西龍

國家兒童區域醫療中心(中南)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兒內科主任兼感染性疾病科主任 徐翼

廣州醫科大學附屬腦科醫院黨委書記,廣州醫科大學精神衛生學院院長 寧玉萍

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副書記 龔四堂

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廣州呼吸健康研究院重癥醫學科主任醫師 黎毅敏 

無癥狀感染者平均住院7天左右

問:相比于野生毒株、德爾塔毒株,當前奧密克戎毒株的感染癥狀是怎樣的?患者平均住院周期有多長?

唐小平:我本人在廣州第八人民醫院從事傳染病工作了18年,在衛健委工作了13年,現在在廣州醫科大學工作,我非常清楚新冠肺炎的各種變異株。

德爾塔株和野生株引起肺炎的比例非常高,50%以上的患者CT檢查都有不同程度的肺部表現。現在奧密克戎感染者絕大部分都是無癥狀或輕型,以上呼吸道感染為主,真正侵犯到下呼吸道或引起肺炎的比例極低。

總體來看,新冠感染者平均住院時間一般在7天左右,多數無癥狀感染者住院一周左右,外加兩次核酸檢測陰性,即可出院;普通型感染者的平均住院時間在十天左右。患者出院后再依照《第九版》防控指南進行7天居家健康監測,就可以完全回歸社會。

張忠德:奧密克戎感染者核心病機與野生株、德爾塔株等存在較大差異,以風熱加濕為主。目前方艙醫院收治大樣本顯示,有癥狀患者絕大多數表現為上呼吸道感染,癥狀包括發燒、咽喉痛癢、干咳、頭痛、關節酸痛、腹瀉等。

問:有樂觀的看法認為,隨著疫苗廣泛接種或因感染獲得抗體、群體免疫屏障建立,最終可抵擋住本輪疫情沖擊;但也有看法認為,病毒不斷變種,抗體也會在一定時間后失效,會有重復感染的情況,請問怎么看?

唐小平:病毒一直在變異,從最早發現的野生株,到后期的阿爾法、貝塔、伽馬、德爾塔,再到當前的奧密克戎;奧密克戎又經歷了BA.1、BA.2、BA.3、BA.4、BA.5、BA.6的不斷變異。

總體來看,病毒變異過程符合達爾文的進化論——適者生存。目前的奧密克戎毒株非常適應在人體環境內生存,已經趨于穩定,后續變異機會較少。其致病率顯著降低,但傳染性較強。不論如何變異,基于原始毒株的疫苗由于交叉免疫的緣故仍具備保護效應。

奧密克戎引發肺炎比例極低

問:市民在囤積藥物時有何注意事項?

唐小平:關于藥物儲備,目前定點醫院、亞定點醫院和各級各類醫院都有明確指引。由于奧密克戎引發肺炎比例極低,因此市民準備一些對癥支持藥物即可。例如,解熱鎮痛類藥物等。我目前在廣州方艙現場指揮部工作,當前方艙感染也基本為無癥狀,很少需要醫學干預,基本都是對癥支持治療,較少用藥,保證患者多喝水、多休息,兩次核酸陰性即可出院。

張忠德:根據中藥治療原則,目前治療手段以祛風清熱加化濕為主。中醫藥療法能夠防止無癥狀感染者向有癥狀發展,并加快核酸轉陰時間。對于普通型患者,早期可以全程使用中醫藥逐量準確進行干預,阻斷普通型向重癥患者發展。中醫藥在這方面的經典方藥,即大家非常熟悉的銀翹散+藿香正氣,在治療方面取得了良好成效,多數患者能夠在24-36小時內解除癥狀。

問:目前廣州綠碼可看門急診,醫院如何做好院感防控?市民看病應如何防護?

唐小平:目前醫院門診、急診憑綠碼進入;住院患者需持24小時核酸陰性證明,避免患者感染造成的院內傳播。醫務人員也會做好相應的自身防護,特別是戴好N95口罩,穿好防護服。

張忠德:相關措施落實后,醫療機構門診量明顯回升,防控壓力也在增加;這兩天,省中醫院的門診量已恢復到2019年初的情況。我們也會維護好病人就診需求,并嚴格做好醫護人員防護工作。

有條件的可居家隔離治療

問:臨時管控區放開后對社會有什么影響?特別是取消全員核酸后,會否出現社會大規模感染?廣州優化疫情防控措施后,是否會發生大規模的醫療資源擠兌?

唐小平:放開不等于躺平,而是意味著對臨時管控做得更加精準。原來出現病例后可能會對整個區域進行封控,現在則精準到樓棟,這也是在貫徹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綜合組發布的 “二十條”措施。

為避免放開后的醫療資源擠兌,我們首先要加強重點人群的疫苗接種率。目前,新冠病毒死亡率已經很低,但80歲以上老年人由于多存在基礎疾病,死亡率較高,這部分群體也是我們現階段的防控重點。

對此,最主要的建議是加強老年人的疫苗接種率。當然,疫苗接種不可能完全防止新冠肺炎感染,但確實可以顯著減少重癥和死亡病例,這是很多國家的經驗。

以新加坡為例,其80歲以上老年人第三針接種率已達到80%,在放開后老年病死率非常低。而目前廣州80歲以上老年人第一針接種率僅超過50%,第二針和第三針的接種率更低。近期,國家又發布了相關文件,要求加強老年人疫苗接種,我們只有把這項工作落實好,才能減少新冠肺炎的重癥率和死亡率。

其次,要未雨綢繆,加強定點醫院或者亞定點醫院ICU的建設,進一步提升重癥病例監護、治療能力。

問:目前已有部分城市部分社區推行“陽性居家”,請問這一點是否可行?

唐小平:現行防疫政策是密切接觸者原則上集中隔離,有條件的可以居家;陽性患者到方艙醫院隔離治療,有癥狀感染者到定點和亞定點醫院治療。但考慮到方艙醫院建設速度不一定跟得上感染者增長速度,因此,我認為條件成熟的情況下可以考慮陽性居家。

我們應落實分層分級診治。對于無癥狀或輕型感染者,居家治療和居家健康監測是我們努力的方向;癥狀明顯的患者還是應該到定點醫院治療。

接種疫苗減少家庭聚集性感染

問:從臨床救治來看,老人、兒童、孕婦群體感染后與其他人群相比癥狀有何不同?

鄧西龍:從目前收治情況來看,80歲以上患者占5%,14-60歲人群占60%。在癥狀方面,3歲以下患者發熱比例相對較高,但僅需2-3天癥狀即可緩解,對這一群體,定點醫院會組織專門的兒科團隊去治療。

就孕產婦而言,其臨床癥狀并未比普通人群嚴重,只是用藥需更加小心受限。在實際收治中,我們也會提早關注這一群體,讓專科跟進。對于孕晚期病人,婦產科團隊會評估其分娩時間,確定最安全的治療方式。

此外,80歲以上人群由于基礎疾病較多,感染新冠后,基礎疾病容易加重。目前醫院ICU收治的重癥患者正是以這部分人群為主。

徐翼:目前疫苗接種的覆蓋人群沒有包含3歲以內的嬰幼兒,病毒在進化過程中受限于環境壓力和免疫壓力,逐漸適應環境和宿主。一般來說,兒童感染病理臨床癥狀較輕,發燒熱程較短,3-5天就能夠恢復。主要的癥狀包含發熱、咳嗽、乏力、腹瀉、嘔吐等。

事實上,從原始株和德爾塔株,到當前的奧密克戎株,兒童病例比成人病例發生肺炎和危重癥的比例更低,臨床癥狀更輕。

對于兒童來說,正值秋冬季,還要考慮流感和呼吸道合胞病毒的感染。一旦孩子出現發熱,要關注孩子的精神和食欲,在中度或者低燒的情況下,減少包被,多喝水即可。但如果孩子體溫升高明顯,出現食欲下降、嘔吐等,還是要及時送醫。

此外,對于嬰幼兒人群,家庭保護非常重要。要避免孩子去高風險區、人口聚集的地方和封閉環境,盡可能減少暴露風險。根據國內外兒童發病情況來看,家庭聚集性發病占比高達90%以上,這也提醒我們,家庭成員一定要進行有效的疫苗接種,減少感染。

龔四堂:就新冠病毒來說,兒童發病原因大多數是家庭聚集性感染。所以在新冠防控過程中,成人應接種疫苗、做好防控和家庭通風,少到人員聚集的地方。

問:請問哪些患者容易進展為重癥?建議如何關注?

黎毅敏:以下幾類人群要特別注意,避免進展為重癥。一是老年人群。二是存在心腦血管疾病等基礎病的患者。三是有慢性肺部疾病、慢性糖尿病等的患者。四是由于風濕免疫病、紅斑狼瘡、類風濕關節炎、艾滋病等存在免疫功能缺陷或者免疫功能低下的患者,以及因長期服用激素或者其他免疫抑制藥物導致免疫功能狀態減退的患者。五是進行過器官移植的朋友。六是肥胖人群,即BMI(體重指數)大于等于30。七是晚期妊娠孕婦、圍產期及剛分娩女性。最后就是重度吸煙患者。

復陽者傳染性非常低

問:新冠患者復陽的比例有多高,他們是否具有傳染性?

唐小平:復陽現象是大家非常關注的問題。復陽是指患者經住院治療且兩次核酸陰性出院后,再次檢測核酸呈現陽性的情況。前段時間,我的團隊和鐘南山院士團隊一起在《國家科學評論》(National Science Review)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我們對感染不同病毒株患者的復陽情況進行了研究。

總體來看,主要毒株復陽率較高,野生株在7%左右,德爾塔在20%以上,奧密克戎復陽率類似。但進一步研究發現,復陽病例的傳染性極低。

首先,復陽患者絕大部分核酸檢測CT值都在35以上,小于30的比例在5%以下。即使是這5%的患者,我們都無法進一步培養出新冠病毒。其次,從PCR檢測來看,只有一些病毒基因片段,沒有完整的病毒基因。最后,根據我們對所有復陽患者密切接觸者隨訪情況,未發現密切接觸者被傳染,這表明復陽患者總體安全,傳染性非常低。

問:新冠康復者回到社區后有哪些注意事項?

張忠德:由于社會對新冠肺炎的恐懼和認識不多,部分患者存在失眠、焦慮、心慌心悸等癥狀。而中醫藥在這方面的治療效果是立竿見影的。經中醫藥干預康復的患者,基本不會出現嚴重的并發癥。請患者不要恐慌,要保持心態平和,特別是普通型無癥狀感染者對今后的生活、工作、身體沒有任何副作用。

寧玉萍:數據顯示,疫情三年以來,失眠、抑郁、焦慮人群增長了20%。在全球范圍內,抑郁癥患者增加了7000多萬,焦慮障礙增加了9000多萬,睡眠障礙更是增加了數億人,可見三年疫情給人類帶來的心理創傷、心理問題的確非常多。

接下來,我們需提高對心理的關注、輔導,并規律作息,加強體育鍛煉。此外,免費心理熱線020-81899120向大家24小時敞開,歡迎市民撥打求助。

問:“長期新冠”“腦霧”等所謂后遺癥是否存在?實際情況又是如何的?

鄧西龍:對于原始毒株,實際隨訪中發現,非重癥患者的癥狀在三個月左右都會出現不同程度緩解。重癥患者在積極康復鍛煉后,后遺癥也很容易緩解。

去年的德爾塔階段,情況也基本相似。到了奧密克戎階段,患者住院時間短、恢復更快,根據對新冠康復者進行的出院后三個月隨訪,未發現病人有明顯后遺癥。他們所訴說的乏力、失眠等多較為主觀,更多和社會心理因素相關。因此,對這些病人,還是以心理疏導為主。

寧玉萍:奧密克戎毒力不大,基本不會出現腦部癥狀,也沒有證據表明奧密克戎病毒會對腦部造成損傷,請大家不必驚慌。

關注我們

联盟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