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bxfnd"></var>
<var id="bxfnd"></var>
<var id="bxfnd"></var>
<var id="bxfnd"></var>
<cite id="bxfnd"><strike id="bxfnd"><listing id="bxfnd"></listing></strike></cite>
<var id="bxfnd"></var><menuitem id="bxfnd"><strike id="bxfnd"></strike></menuitem>
<var id="bxfnd"><dl id="bxfnd"><listing id="bxfnd"></listing></dl></var>
<cite id="bxfnd"></cite>
<menuitem id="bxfnd"><dl id="bxfnd"></dl></menuitem>

內在之光——高大鋼的抽象風景畫

2022年12月05日 16:47   GDG藝術空間

畫家高大鋼這些名為《觀海》的風景畫作品,并不是現實風景的寫生,也不是記憶中的風景,而是想象的風景——抽象化的風景,帶有濃郁抒情氣質的風景!

想象中的風景,并不是風景的寫生,不是觀摩之后的再現,雖然并不缺乏對自然本身細致的觀察,當然也不是根據照片來畫的!因為是風景畫,在高大鋼的這些作品上我們確實可以明確看到畫的是風景:近處的陸地,中景的海水,遠景的山巒或者天空!在早期的作品中,還有房子與樹木都是具象表現的,但是,因為是抽象化,在更加純粹的抽象作品中,我們看到的主要是筆觸,是筆觸所透露出來的內在之光!

抽象藝術在保持純粹的形式性而不淪為簡單的裝飾效果,必須一直有著精神性的追問,以及個體風格貫注其間。通過高大鋼的風景畫作品,我們試圖發現抽象繪畫的這三個要素及其內在關系:首先是一個藝術家抽象的形式性構圖或者抽象的造型;其次是這些筆觸所隱含或暗示的精神氣質,從顏色的色調,筆觸的變化看出藝術家對世界,對繪畫本身的態度;最后是他的唯一性個體風格,抽象藝術雖然拒絕作者風格的簽名和筆跡,要求一切都還原為筆觸之間的繪畫性之間的關系,但是我們還是要從藝術家重復使用的構圖布局,以及藝術家自己所發現,有時還略顯刻意的個人符號(這在他抽象-結構的網狀作品,即《可能的重物》系列中更加明確),當然,在這里,則是他所選取的風景。

形式感主要體現為色彩之間的關系與筆觸之間的關系;精神性則表現為一種不可言說的暗示性的精神指向,它并不脫離于筆觸之外,而是某種從筆觸中涌現出來的漫溢出來的氣息;個體性則是有著自己所發現和展現的明確個人符號,這個個體符號可以讓我們一眼就發現畫家的個體性。

因為是風景畫,因此帶有基本的可讀性,我們可以看到具象似的海水,天空與山巒,但是都是通過色彩本身的筆觸來表現的,內在的“氣韻”被喚醒和保留了,如果“氣韻”這個詞可以在這里使用的話,或者說中國當代藝術家可以讓我們重新理解這個古來的詞,重新賦予這個詞以新的意義,喚醒它的活力。

我們在高大鋼的作品上清晰地看到了這樣的三個維度,除了在抽象網狀結構的作品上之外,在抽象風景作品上也體現出來了。

作為抽象風景,也有著抽象風景的三重性:

1,可讀的具象——我們可以看到風景中的陸地-海水-天空,雖然是以筆觸的色調變化帶出的,而且一般帶有表現主義的手法,畫家的早期的風景畫一般都是具象帶有表現的;

2,暗示性的風景色調:在可讀與不可讀之間的色彩變化中,尤其是“光”內在映帶出的形象變化,都只是暗示性的指引;

3,純然的筆觸,畫筆掃出的筆觸,或者畫刀的刮擦留下的肌理效果,只是色調本身的變化,而內在的光卻彌漫其間!如果畫家不命名為風景畫,我們也不必以風景畫來關照!


在《觀海》的系列作品中,畫面的構圖似乎有著中國傳統元代作品的布局,比如倪瓚的三段法:畫面下部的陸地,中間的海水,上端的天空!當然也有變化,比如有時會增加遠景中的山巒,構成四塊區域,每個區域的色塊都不同!所使用的顏色不同!

以典型的三段式的構圖來看:如《觀海》等等,中間的水域是白色的波浪,一筆刷出的波紋帶有渴筆的筆觸,刷子本身在一筆掃動時留下的痕跡遺留下來,卻帶來了事物本身的閃爍,濃密和疏稀的光之對比也呈現出來!如同水面的反光!而天空中翻卷的云彩在色彩之間的對比中,透出了光線的細微變化。


下部的陸地,也是前景中的陸地,從不是僵死的,都是在涌動之中,在色彩的躁動之中,彼此推擠,筆觸在糾集,甚至,陸地有時被處理得占據畫面的一半以上,但是,陸地似乎也成為了一片海域,成為了波動的水!

整個畫面上蕩漾著一股光的活力,色彩的明暗在對比中更加強烈!這是如何達到的?




高大鋼這些風景畫的畫面上洋溢著色彩的內在光芒:從天空到海水之至陸地,色彩都被一種隱秘的內在之光所滲透著,一股不可壓抑、不可抹去的光芒頑強地從色彩里面滲透出來!頑強而堅韌——這是內在之光的唯一本性,一種凝聚又發散的力量,卻不浮躁,一種內在的氣息時而強烈,時而含蓄地在訴說自身,這種內在的光芒隱含著神奇的精神性。我們可以命名為內在之光!

塞尚在加斯凱的對話中曾經說到:“我們所有人都是大自然傾訴的對象,卻從來沒有人真正地畫過風景。一幅畫面上沒有一個人影、但又充滿人性化的風景。




我們在高大鋼的作品上就看到了如此的隱秘之光:

高大鋼的作品上所有顏色中都隱含滲透著一股光芒!都是在明暗變化中的光芒——光自身的差異!《觀海》系列中的三段構圖的色彩中都有著凸凹跳動的光芒!也不是中國傳統文化陰陽黑白互補當計的皴擦的觸摸感,因為藝術家是以西方油畫的材料以及中國傳統藝術的書寫精神來表現的。在色彩的豐富變化中,我們認為更多的是東方文化的意味。

當然,藝術家并不刻意以某種理論來作畫,而是帶入自己個人對生命仁慈與堅韌的理解!當我們看風景,當我們看出色彩,并不是簡單的觀看,我們的眼睛已經帶有某種意味,并沒有空白的眼神,任何的眼睛已經打上了精神的“色彩”!在風景中表現生命,在風的吹拂,大地的雜物,海水的波瀾之間,都洋溢著一種生命內在的激情!為什么是內在呢?生命只能是內在生命,內在——在這里是不可見的意思,是一直有待發現的,也是一種精神的“氣場”,永恒元素的聚集。



光也許就是空與色之間的最為微妙與不可見的差異:如果色調會消逝,會一直變幻不定,而空又是不可見,消除了所有意義,而色彩本身在筆觸的變化中帶來的光——則可以保持色彩本身瞬間的呈現,但是,這光又不是外在的,不是從外面加入的,而且,它也不是純然烏有的空,而是就在色彩中發現不同于色彩的光:這“光”是藝術家在繪畫中帶來的,是在藝術家的手上從顏色中調出來的!這光并沒有自身獨立的存在,它寄生在顏色之中!發現這“光”,就是藝術家的事情!

我們甚至可以為這些光專門命名分類。色光:以色彩強弱變化區別的光束,不同的色塊隨著色彩本身有著光的變化,陸地上的光向著海洋奔涌,主要是紅色,藝術家試圖發現土地內在的火焰,卻可以被海洋之水所吸納,而中間海水的光線一般平行展開,水波的波瀾閃爍著磷光——一般是白色,蕩漾又安適的白光,都有著細微的變化,天空之光一般采取浮光掠影的方式,或明或暗都異常精致,但也不排除大膽地以熱烈燃燒的紅色來表現——紅光的使用激烈而穩重。或者,不同的筆觸帶來了筆觸之光——讓我們可以觸摸到光的顫動:或者是點筆產生光點,或者以大刷筆在畫布上戳,或者以畫刀來刮擦,或者就輕柔地平刷——尤其是畫面中間海水的光芒——一筆就掃過,迅捷而準確!



在風景畫之中,藝術家讓自己躁動不安的生命與心靈安靜下來,讓激情隱含起來!這是一種對中國傳統山水畫生命之“隱”的精神氣質的回歸!吸收傳統山水程式化的筆法寫意性,轉化為現代的抽象山水,復活了中國文化傳統的隱秘心史——山水畫是“暢神”與“藏心”的隱秘所在!這是藝術家后來自覺稱之為“化隱”的心靈模式!


畫家在要求我們有一雙從色彩的角度去觀看風景的眼睛。

通過色彩,以及色彩本身的光芒,色彩本身的發光,讓風景中的事物從內部被照亮了,光從色彩內部,從事物內部涌現出來。

這是畫家高大鋼對藝術的獨特經驗:在氣場中透出光芒!因而需要畫家內在注意力的高度集中,高大鋼畫這些作品時,一般畫得比較快,迅捷而恰切——需要多少年磨練才有如此的筆法或刀法?否則就“散氣”了,這也是傳統中國凝神寫照的靈光再現,內在之光與生命的氣息融為一體。





繪畫的速度要求高度的注意力——“注意力是靈魂的突然天然祈禱”!我在高大鋼閃著光芒的筆觸中聽到了這個世界不可能有的聲音:光自身發出的異常安寧的聲音!我寧愿相信:藝術家畫這些作品時,并沒有看什么,而是在傾聽萬物的內在之光!因而,這些風景畫不是寫實的風景,也不是回憶的意象,而是想象中的風景——有著靈光的風景!傾聽光之樂音!

風景要求藝術家一直保持注意力的密度與純度,這也需要驚人的爆發力——這是高大鋼本人的生命氣質經過反復熬練而獲得的,如同畫家他自己的這個名字——高大鋼——已經暗示的,“剛”和“光”在發音上的合韻,在風景畫之中找到了共鳴和內在的韻律 。風拂過水面泛起無盡的光芒,時間消逝的瞬間不斷觸動我們的內心!




因而筆觸都是一次畫過,不能重復與修改,高大鋼在繪畫時不能讓其他人在場,似乎他的畫室是一個隱秘靈修的密室,因而可以聚集起內在的氣場!“光”在畫面上的彌散就帶來了氣場的韻律——這是被重新理解的氣韻生動了!高大鋼的這些風景作品有著強烈的精神性也在于他的繪畫氣質,對自己藝術感覺的修煉——一種虔誠姿態!

畫出這些風景畫,高大鋼似乎換了一個人,繪畫藝術也在于“變化氣質”——這是古老的漢語思想對生命藝術之至高的要求!似乎他被自己的所畫之物——風景的靈氣和寬柔的神光——所感染了!似乎自己不僅僅進入了風景,而且“另一個我”或一個“新我”從風景中走出來了!當然,風景畫之中沒有人,但是,在光芒與色彩之間隱藏著一個神奇的生命!畫家高大鋼儼然把自己變成了一個現代的隱士!我們可以在畫家以情感“進入”與“走出”風景畫的奇妙過程中,重新理解畫家自己所稱的“化現”與“化隱”的藝術追求!




我們看到了《北國風光》中畫家以“藍色”作為基本色調:畫家鐘情于藍色,是因為藍色的安寧?或者作為表現傍晚與夜晚的底色,藍色沉郁的氣息在畫面上彌漫著,但是并不沉重,而是在色彩冷暖的內在變化中,透出隱秘的沉穩之光。藍色與黑色的對話——這是接近暗夜的時間,藍色中掃過幾縷白色——這是對白晝時間的挽留,黑色與白色變調著藍色,由光的強弱帶來了色調冷暖的變化。當然,這主要表現的是夜晚臨近的色彩,有時畫面底部增加了紅色或者黃色,在這里,畫家其實已經有著以前寫生時對光線變化的仔細觀察!在藍黑中表現出豐富的明暗變化,抽象的激情隱含了無言的期待,似乎是對夢幻將要來臨的預感。





而《西部風光》系列中則一直是暖色的,尤其以“紅色”為標志,急速橫掃的筆觸,似乎是紅色灼熱的光芒在風中擦過,不可抑止的光芒的力量在糾集中會聚。西部炙熱的陽光在色彩中內在爆破,但是畫面上的筆觸控制得很好!大地的紅色與天空的紅色的呼應似乎讓天地融為一體了!

紅與藍——一直是貫穿畫家畫面的對比色,也構成了藝術家這個個體內心的兩種基本情調,并產生了藝術家豐富的色彩變化,面對理性與激情的沖突,他如何協調二者?

因而我們看到了2006年的《觀海》系列作品,似乎結合了前面的兩種色彩,因而畫面上的色彩更加富于色調之間的變化與張力!那些以小塊狀色塊展開的層層變化,讓我們可以直接感受到海水內在涌動的力量,以及透過色塊、筆觸之間明暗的變化達到的筆觸效果讓人激動不已!如同前面分析過的,在這些《觀海》的作品上,我們看到了最為內在之光!




在高大鋼的這些風景畫作品中,隱含著對中國文化的生命元素異常微妙的思考:《觀海》的三段或四段式構圖上,近景的暗綠色——暗示大地,中景的海水一般以白色的筆觸掃出,遠景或上部或者是山巒,或者是或暗或明的天空——有時就是濃密的黑色,有時是燃燒的紅色,有時是溫暖的黃色,三個或者四個層次的色彩之間都被光所滲透!就生命的元素而言,天空跳躍的火焰,空中明凈的空氣,海水閃爍的輕柔磷光,土地沉重的厚實,各個元素都被內在之光融合了,處于內在的交響之中,在色彩的抒情中融為一體,色調之間似乎在隱秘地歌唱!高大鋼風景作品上的抒情氣質帶有神性的純厚!不再只是黃土文化的沉重,而是引入了海洋文化涌動的力量,而且都被結合在生命的光芒之中!畫面上無人的簡潔空靈似乎也有著山水畫的精神追求。高大鋼的藝術作品讓我們重新回到了中國傳統文化這個最為神奇寬容的境界,當然,也接納了異域的精神,這是以具象與抽象寫意的現代感表現出來的變異了的抽象山水!


夏可君


關注我們

联盟彩票